从两张照片谈起

——回忆无线电系和计算机系的成立

 

退休教师:董士海

 

 

要写几十年前的事情,真的不知从何写起,思绪万千!正好我整理照片时,看到了两张老照片(附图),就以此为题,开始我的回忆。

 

11964335教研室队和60335学生队在200号篮球赛后留影

 

335

无线电系是1959年成立的,记得成立典礼是在办公楼礼堂举行。我们因为忙于“红旗”机的“大干五十天献礼”没有好好睡觉,急忙赶到办公楼礼堂的二楼参加。当时除了知道我们是335教研室成员、台上坐着汪永铨等系领导外,就想睡觉。为什么叫335?至今不清楚,我只知道335是无线电系五个专业中较大的一个,它的全称是“计算技术专业”,第一任335教研室主任是张世龙(后来因他调往四川,由陈良焜接任),副主任有陈良焜、周炜、刘有文。我当时才20岁(1956年考入数力系的力学专业、后转入新建的六年制计算数学专业),是尚未毕业的学生,提前抽调为“预备师资”而转人无线电系。和我一起作为“预备师资”的有从数力系、物理系555657级的一批学生约十多人。335教研室成立时的主要科研项目就是“红旗”机,该机是国内最早自行设计的、在当时指标比较先进的“大型”计算机之一。由于机器的生产、调试和改进工作量大,又调来了一大批复转军人和无线电学校毕业生充实教研室。人数最多的时候达一百多人。经过三年困难时期大“调整”,还留下了一些骨干,随后又新进或者留校了一批教师,我和他们多年一起工作。

       20岁就在335开始了“教师生涯”。起初是负责“红旗”机的电位型门电路设计及插件生产,在1960年北大举办的计算机训练班(“红旗”营)上,我第一次登上了讲台,向各高校来培训的教师讲解“电位型门电路的设计”,当时称为“交底”。由于亲自做了大量实验和认真总结,虽第一次上讲台倒也没有怯场。经过专业课的补课,我于1962年正式得到了“计算技术专业”的六年制大学毕业证书,并与王选、张永魁合作,为5758级本专业同学开设的“计算机逻辑设计”专题课备课,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开课。由于大跃进期间,学生只结合“红旗”机的任务,边干边学、在干中学、干就是学,没有和国内外新技术的对比,因而缺乏系统性、全面性。根据当时学校提高教学质量的要求,在王选的精心选材和主持下,我负责讲解与“红旗”机不同的浮点、三地址指令系统、科学院已仿制的苏联БЭСМ计算机;张永魁负责讲解与“红旗”机不同的串行、设计精巧的美国一磁鼓存储小型机LGP30;王选准备讲计算机体系结构的一些新技术,如流水线、并行处理以及一些与软件相关的硬件技术。后来因王选病重(结节性动脉周围炎)无法讲课,由我根据他的备课材料代他完成讲课任务。王选特别提醒我БЭСМ计算机(即104机)的一条转移指令留下了转出地址,对程序设计非常有用。他的钻研、执著、熟悉软硬件使我得益匪浅。通过备课、讲课、和学生的交流,我爱上了教学工作,一方面更重视提高自己的业务素质和教学质量,另一方面也慢慢懂得在大学应以身作则、教书育人的道理。1963年后在毛德行、葛人飞的带领下,我为本专业58596061等年级辅导、开设“脉冲技术实验”、上“脉冲技术”等课程,就更注意因材施教和教学相长,受到学生好评。我想这是335继承北大优良传统、一心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高质量人才对我影响的结果。

 

二、200

200号是昌平分校建设工程的代号(60 - 200#1963年暑假北大200号由无线电系、技术物理系、数力系的力学和计算数学专业三个单位搬入。从1963年到1977年,我在200号度过了难忘的青年时代,其中1966-1969年是在南校(指海淀)参加“文革”并被“批斗”,1969年又回200号“复课闹革命”,在工军宣队领导下办电子仪器厂。图1黑白照片是1964年左右在200号篮球场拍的。当时我是60335班教员(不称班主任,只负责与该班的教学联系),并给他们上“脉冲技术实验课”,师生关系很融洽。当时335教研室一分为二,在南校留下专搞“红旗”机的教职员,有杨天锡、陆钟辉、宋万寿等一大批;在200号主要是给学生上课的教职员。200号背靠小山,空气清新,像“世外桃源”一般,是专心读书的好地方。1963年时由于地处昌平西山口,交通不便,师生只能在校园内玩篮球、足球、乒乓球等,周日相互理发,好友们到周围去爬爬山,闲暇逛逛十三陵、沟沟崖、居庸关、八达岭等,倒也过得很充实。我在上海读中学时就爱到处“荡马路”,逛书店、图书馆、博物馆,喜欢走路,在200号又继续学走山路,一直到现在每天围着颐和园走大圈,不亦乐乎!335的教师在200号喜欢打打桥牌,每逢过年过节经常分成两队进行“桥牌比赛”,有时一打一通宵。打牌的风格是人性格的反映,有人冒险、有人保守,有人豪爽,有人精明,一目了然。

       1969年后我和原无线电系335、数力、物理等系的教职员一起在200号筹办电子仪器厂。我是最早参加筹备的生产组成员,后来又“救急”调任150机电源负责人。在电源工作基本完成后,又调到计算机教学连,参加对707374级工农兵学员的教学工作。和学员共同学习、生活的过程,增强了师生感情,有人还要帮我“介绍对象”。这几批工农兵学员虽然由于基础差,不少离开了教学研究的岗位,但他们大多数在许多重要岗位上一直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也出现了一些杰出的人才(如70级的张大鹏,现任香港理工大学计算机系副主任,是国际上著名的“生物特征识别”专家;74级的凌小宁曾是微软中国研究院的资深创始者之一)。在许卓群的总体设计和领导下,我承担了J-30微型专用计算机的存储器研制工作,和74级学员、北分厂、生物物理所、生物系的许多同志一起战斗,克服了许多困难,不仅完成了研制任务,而且培养了一批人才(如现任信息产业部华北计算机研究所所长刘爱民,那时刚从人大附毕业到生物物理所工作,而在200号搞J-30开始学计算机)。200号培育了一大批骨干,成为1979年全国第一个计算机科学系成立的基础。

 

三、计算机系的成立

       1979年计算机科学系成立时,我和陈葆珏等老师正参加748(汉字激光排版研究室)全校会战。200号由于四人帮的垮台而对电子仪器厂未来前景十分“迷茫”。在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的方针指引下,刚上任的周培源校长根据多方的调查和张世龙先生的意见,经校党委通过决定成立以电子仪器厂为基础的全国第一个计算机科学系,并开始招生。电子仪器厂和计算中心成为独立单位,与系脱钩。计算机系集中培养学生,搞教学科研不搞生产,由张世龙任首任系主任。我们根据学校的决定在完成748主体工程的会战任务后,1979年冬告别了在一起奋战两年多的王选、陈堃銶等诸好友,开始在张先生领导下参加建设计算机科学系的行列,我分到了计算机应用教研室。图2的彩色照片是1984年左右欢送335宋万寿夫妇调回广东时在北阁前的留影。当时张先生已不再“连任”系主任,他出国访问回来后,仍是计算机应用教研室的“普通教员”。我是应用教研室主任,邵秉章是副主任。张先生找我表示:他愿意上课,只要需要,什么课均可,也可上“管理信息系统”一课,因已写了点讲稿。我就请他上此课。已近60岁的张先生,患有心肌炎等多种疾病,自己上课,还带学生上机实习。像他那样的“权威”“地下党员”,不争名利,不搞山头,能上能下,真的很“豁达”!

       335200号、150748,到厂系所院的成立,我有幸亲历了北京大学计算机学科建立、发展、壮大的整个过程,见证了它的各种挫折和巨大变化。我最怀念的是一起战斗过的老同事们,最骄傲的是参加培养了一批批的优秀学生。我不会忘记无数真诚关心和帮助过我的朋友们,也非常想念许许多多在天南地北的学生们。你们好吗?不要忘记北大的好传统哦!

 

21984年欢送宋万寿、廖娴云夫妇调回广东,在北阁前留影

 

(注:原文刊登在《董士海文集》第308-312页,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 20085月)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