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科学与技术系2013级本科生石昊悦 

    站在夜晚10点钟的CMU的天桥上,看着天际残存的一丝太阳的颜色,我想起两年多前第一次看到燕园初升太阳的情景。现如今,我又想起Alexander Hauptmann教授的赠言“do something difficult, buthelpful to the world.” 

    暑假里,我非常幸运地被学院选中参加这次暑期科研交流。出于兴趣,我在导师匹配的志愿清单上写了5位研究方向含有自然语言处理的教授,并且把Alex放在了并列第一志愿。第一次会面,Alex向我简单介绍了他当前的项目:所有项目都要利用视频数据(主要是图像部分),大部分都会用到需要深度学习算法,这个实际情况与他个人主页上所写的“Research Interest: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完全不同。后来,同组的博士后介绍,Alex组是项目驱动的,拿到哪个项目就去进行相关方面的研究。尽管选择的空间很大,但所有的方向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看来,这次是要彻底从头做起了。 

    我选择的项目叫做Human Rights.顾名思义,项目的主题是借助与人权相关的热点事件(如恐怖袭击)的视频来更好地还原事件(时间关系、地理位置、人物行为),以期对人权维护的事业有所帮助。在10周的时间里,我利用深度学习框架实现了一套建筑信息引导的视频定位系统,解决了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的航拍视频定位问题,而相应方法也正在写作论文,准备投稿至CVPR2017。其实,在简单了解各个项目之后我就已然心有所属——尽管我要做的内容不是我拿手的,也不是我最感兴趣的,但其于社会层面上的效用是其他项目所无法比拟的。一开始,我便已经隐隐觉得Alex不是一位只看重学术成果的导师,对生活和世界的深爱于他来说同等重要。果然,在final talk中,他向我表达了这一点:想出来一个新的方法,提升实验结果固然好,但这不是最吸引他的地方——真正吸引他的是“为世界做了些有价值而且没有人做过的事情”。他还说,如果我的实习时间再长一点,能够更多地享受匹兹堡的生活就更好了。我常常感慨于自己的幸运:我在北大的科研导师胡俊峰老师也是同样地热爱生活,对科研有着同样的理想。 

    我和同样来访问的西安交通大学罗敏楠老师、程德师兄和重庆邮电大学刘江同学共同占领了一间办公室。很容易看出他们都是非常随和真诚的科研工作者,罗老师和程博士还经常在办公室里分发水果吃。我在生活上的适应能力不错,非常容易地就习惯了国外的饮食和环境——然而也创造了连续5周工作日以一款叫做Newport Turkey的三明治作为午餐的记录。当然,现在想起它的味道,是一点都不想再来一份的,Newport Turkey已经成了朋友们调侃我的笑料。在10周的实习阶段,我的英语水平得到了较大的提升——从一开始组会报告要把几乎所有要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写在PPT的备注上照着念,到淡定自若地答复组里所有人提出的问题。与此同时,我也越来越能理解交流的重要性。 

     在出发前,我读过两年前到Alex组实习的鲜染师兄所写的暑期科研总结,也大致了解了CMU的工作环境。当时很难想象自己也会被那样的环境同化,很难想象一向不怎么认真刻苦的自己会如此全身心的投入科研工作:周围都是既厉害又认真的前辈和同学,他们的态度无时无刻不在影响和激励着我。忙里偷闲苦中作乐,我们在周末抽空去了卡内基博物馆、AndyWarhol博物馆和动物园,还为张伯翰同学举办了生日宴会。 

     带着琴去匹兹堡是我酝酿已久的事情,我想我不忍与它分离这么久。我们租住的房子客厅很大,有两套桌椅,其中一套高度正适合弹琴。每晚回去,如果距休息还有时间我一定会选择弹弹琴,虽境界不至列子御风之忘我,但无可否认的是琴在失落时予我诸多安慰:这时梅花和流水的老调子总是最灵的。然而即便如此,在高强度的科研压力下(尽管这压力大部分来源于自己的高要求),我同样无法保持完全平和的心境:对于这一暑假里所做的错事,无论被我伤害的人是否愿接受我的歉意,我都不敢奢谈弥补,只留得深刻的愧疚,并且希望自己今后能够做个更好的人。 

    非常感谢学院提供的宝贵机会,感谢这些时间里伙伴们的支持和鼓励。前路方长,祝我的伙伴们都能在自己希望的道路上波澜不惊。 

    最后,我希望以这首为当时在铜鼓做方言考察的朋友所写的诗作为结语,它是我在匹兹堡生活的真实写照。

 

这里是匹兹堡 


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学会了做饭,

是被迫学会的:

煎蛋,煎牛排,烤面包?

还有用水煮菜。

我在这里学会了“生活”,

也是被迫学会的。

 

我住的地方叫松鼠山,

松鼠是不怕我的;

还有小兔子,它们怕我。

它们都可以轻松地跳进天空里悬浮着的棉花糖。

我想写一首给松鼠和小兔子的歌,

给牧羊犬和那只绵羊,还有那群绵羊。

 

过会儿就下雨了,

就算过会儿不下雨,雨也总会下的,

而且经常突如其来。

我非常幸运,没有带伞却没淋过雨。

我也不想买一把伞。

但我每天用这里的雨水煮生活这道菜,

不加盐的,

吃起来一样香甜。

 

我拿起筷子敲了两下碗,

如果碗是铜制的就好了。

祝你有个好天,

想想你现在身处的小镇,它有个那么诗意的名字。

 

早安,一个想念康德的星空的无聊的人祝福

一想起自己离着九嶷山和洞庭湖很近

耳边就会响起潇湘水云的调子的

就会激动万分的另一个无聊的人。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