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时光似乎总是短暂的,仔细想想,11月30号我们8人才刚刚怀着满心的憧憬登上赴美的班机,转眼间便结束了为期9天的美国一行。作为一个在北大待了将近四年的学生,我十分有幸,能在毕业之前参与这样一个代表信科电子系赴美交流的项目。 这一行所到的每一个学校,都给我留下了及其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坐落于繁华好莱坞的UCLA还是临近硅谷的Stanford,亦或是位于洛杉矶湾区的Berkeley,校园里的每一处景观都在彰显名校的校园文化,实验室里每一个细心的告示牌或是墙上贴着的最新科研进展海报都弥漫着浓郁的科研氛围。可以说,这一行是充满收获的,不仅是进入实验室进行科研上的了解,更是真真切切地深入了校园,感受到了“世界一流大学”的那种情怀和底蕴。
 
2015.12.01 UCLA
当天早上我们到达了UCLA,在一间会议室里和EE的教授们进行了友好的交谈。在这次交谈中,EE的院长介绍了UCLA EE所在研究的相关领域以及UCLA和北大的合作项目,并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之后宋利伟同学通过ppt介绍了我们信科的情况,包括各个院系的研究领域,最后我们7个学生分别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我们双方都真切的希望这样的互动往来的关系能延续下去。


     之后在UCLA的志愿者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UCLA的实验室并听了一个从事赛车制造的学生对于他们项目的简要的介绍。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在不同的楼道里穿梭,随处可见来来往往的学生进进出出,实验室里虽然空间并不大,但还算井井有条,随处的tips更是体现了那份严谨。

     午饭之后,十分难得的是,我们在学长的安排下,上了一堂两个小时的电路分析课。讲课的是个印度裔教授,虽然在语言理解上存在障碍,但是教授上课的方式采用的是在电脑上手写板书的方式,每一个知识点,通过他的串连,特别清楚地展现在板书上,并且伴随每一个知识点,他会通过举例来加深同学们的理解。观察周围的同学,绝大多数都能跟着教授的节奏,认真记着笔记,并能及时举手提出自己的疑问,或者不明白的地方要求教授再讲一遍。整堂课听下来,我觉得很舒服,一方面我觉得老师条理很清晰课堂的节奏并不会让人觉得太紧张,另一方面在于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小互动让人觉得这种课堂的氛围非常值得提倡。这让我不禁反思自己作为学生,似乎总是怯于在课堂上发表意见,而这似乎这也是绝大多数中国学生的通病,表达太少,不够“外向”。在勇于表达观点,让对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方面,无论是在学习还是工作中,都需要我们去学习。


 
2015.12.06 Stanford
到达斯坦福的时候,并不是个晴天,下着毛毛细雨,但这并不影响我们赞叹于这所学校的壮观。用壮观形容并不夸张,斯坦福面积虽大但并不无趣:正门那令人赞叹的青葱的大草坪,那可以一览斯坦福全景的塔楼,那精美绝妙的教堂以及行走在学校里那自成风格的各个教学楼,总让人忘记了自己身处在一个学校,并情不自禁对之心生向往。

   在校友臧师兄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斯坦福的相关实验室。由于是周末,进出的人很少,但在师兄的介绍下,我们似乎能想象这里平时是怎样一个场面。这次参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带我们参观的博士5年级在读的师兄。在整个过程中,他总是侃侃而谈,对金融,对时事,对实验室的各个项目哪怕不是他所从事的领域他也能有独到的见解。当李老师问他未来电子行业的趋势的时候,臧师兄也是充分结合了自己的见闻和见识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从他的谈吐中,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自信和幽默,在流利的谈吐和缜密的逻辑中更多地能看到的是,他广阔的视野,而这种见识和视野的培养并不是光靠日复一日待在实验室就可以获得的。我想,斯坦福是一片沃土,它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和机会,而之所以从这所学校中走出那么多具有国际视野的综合性人才,更多的还是要靠个人的自觉和不懈的努力吧。
 
2015.12.07 Berkeley
伯克利也是在一位学长的带领下完成了参观。学长从事的是光学相关的研究领域,因此带我们参过了很多他们平时经常进行实验的相关的实验室。给我印象很深刻的一点是,早在车上就听李老师多次介绍伯克利是一所培养了很多工程性人才的地方。而们在学长的介绍下,我们也了解到,实验室的很多设备都是他们自己设计搭建的,哪怕市场上有现成的仪器并且可能性能更好,但教授总是让学生们自己搭建,哪怕性能没有那么优越,但足以用来进行实验。我觉得这一点十分可贵,这充分锻炼了学生的自主思考和动手实践能力,而这并非金钱所能换取。
 
    这次美国之行让人十分难忘,三所学校体现出来的风貌各有特色,我也深深感受到所谓的“名校魅力”,明白了为什么全球的学子都要朝圣般地争取来这样的地方学习。我仍旧记得UCLA校园里同学们拿着传单宣传学生活动、在阳光下大家喝着咖啡进行头脑风暴的场景;记得斯坦福的教堂那柔和的光线和虔诚驻足的人们;记得伯克利的学长在谈及自己所从事的项目时眼里的光芒。三所学校的实验室虽然从事的领域不尽然相同,但是他们的氛围都是类似的:包容、自由、创新,而我们接触到的学生们个个充满激情和活力,对于他们而言,科研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任务,而是一种不断攀高实现价值的征服行为,而这份热情,对于我们这些刚刚要走进实验室的“菜鸟”来说是十分宝贵的。我觉得这是压力,但更应该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因为并不是每一个目前从事科研工作的人以后都能成为一个科学家,但是只要怀抱对所做之事的热情,相信今后无论是在任何行业都能获得成就。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