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工作

E脉相传 | 有点厉害有点萌——专访信科学生会主席常卓

发布时间:2018-11-9

信息来源:本站

浏览量:

“常老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Part  one

“一个很厉害的萌妹”——西·弗雷斯特

“她出场自带信科学生会最霸气的战吼”——奈斯·伍德

“常老板的光环:才艺+8, 智力+10,初始好感+100”——实名的派·芒特恩

“常卓君,就是明明无比闪耀,却一直默默守护着大家的人吧”——赛克斯·汉瑟姆

“比较乖巧,比较软萌”——朗·艾克瑟伦特

 

在信科学生会,“老板”与“小朋友”这两个称呼是理解学生会独特氛围的一对钥匙。“老板”是学生会的老人们略带调侃的相互称呼,比如当某位部长团成员最近十分辛苦时,大家就会称呼他为“某某老板”表示心疼;而老人们提到大一的新同学时,则通常都会叫做“小朋友们”以示爱护与亲近。而在信科学生会,无论何时,大家叫的最多的其实还是“常老板”。

采访她的人会觉得,跟常老板聊天是一种享受,因为她的回答始终在你的话音刚落时就已经准备好。通常来讲,人们认为这种在对话中无缝衔接的能力代表着美貌与智慧,因为同样具备这种技能的名人还有吴彦祖、袁泉与朱茵。

钢琴十级,前几天刚刚在部长团例会上弹过《卡农》;平时没事喜欢摸鱼(画画),是去年院衫的designer;喜欢小动物,在猫协因为被猫挠到还打过狂犬疫苗;认真起来有点萌,大一冬天复习高代的时候因为心无旁骛,脚下不看路掉进了未名湖;学习方面,至今还保持着专业课门门优秀。

是信科学生会主席;也是山东招生组骨干;还是齐鲁文化交流协会的团支书。

如果你有幸遇到常卓,想和她聊天却苦于无从挑起话题,请从上述两段入手。

 

常卓小朋友的大一和大二

Part two

对于在信科学生会三年来工作重心的变化,常卓这样描述:“大一做基础,大二做组织,大三做决策和引导。”

大一是一个打基础的过程,这时你操心的可能是如何写一个策划案,如何拉到一笔赞助,以及如何设计一个海报。“这些都是很基础的事情,甚至略微枯燥,但只有做过这些事情,你才对学生会工作有了一个基本认知,”常卓如是说。

大二要做的则多是组织,分解与协调。“比如像我大二进入了主席团,这时一项工作拿过来,我首先要想的就是如何分解到我联系的几个部门,怎样组织大家把工作有条不紊的做起来,以及协调好几个部门间的对接。”如果说大一的工作对体力要求更高,那么大二的工作无疑更耗费的是心力。

 

当小朋友变成了常老板

Part three

但到了大三,担任了学生会主席之后,常卓觉得她更多在扮演一个“引导者”和“一锤定音”的角色,当然,偶尔也客串下“救火队员”。

 

“小朋友们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

 

当大家集思广益完善一个活动的预案细节时,常老板和主席团往往不需要绞尽脑汁的提出创意。“信科学生会的老人家们都相信一句话:小朋友们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她笑着说,“当你听过小朋友们的想法,总是忍不住露出‘崽,阿爸对你很满意’的笑容”。小朋友们的创造力和热忱总是给她惊喜,往往她需要做的只是引导大家的讨论不要偏题,并用自己的经验为活动方案查漏补缺。

 

“队列与流水线”

 

“早上刚睡醒,先回复十五分钟的微信,晚上就寝前,再回复十五分钟的微信,就算睡觉手机也不敢静音,休息时总是被突发情况拉到现场去处理……”作为学生会主席,常卓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常。

“学生会主席的工作很庞杂,你要果断地处理分配每件事情,不能犹豫不决,否则整个事务队列就会被卡住,到最后积重难返。另外,一项工作可能才做到一半,下一件事就要着手开展起来,在你的流水线上要始终有好多工作同时在做,不然是做不完的。”①

以及在有些工作上大家的观点分歧较大,彼此都很难说服对方,那这个时候就需要学生会主席发挥作用,最后“一锤定音”。

 

当然,学生会主席最终“一锤定音”并不代表一切都以她的意见为准,只有在极少数争执不下的情况中才是这样。

    在这句话中,常卓同时提到了队列与流水线两个计算机科学特有的概念,用信科的专业术语诠释学生会工作,生动形象,清新质朴,真挚动人。

 

“我这个人很和蔼的~”

 

“一般来讲,我们都会尊重方案的具体设计者或执行者的意见。比如可能我和某个小朋友对他本人设计的海报或者写的稿子的效果稍有分歧,但他坚持这是最完整的设计的话,那么我往往尊重他的想法。所以我这个人很和蔼的,真的,你看我的眼睛,”说到这里,常老板和蔼地笑了起来。

 

顺便说一下,她的眼睛很大。

 

此外,学生会工作中还总会碰到些紧急事件,这时她就又要“奔赴火情”,充当救火队员。“比如暑假的军训物资团购,由于假期大多数学生会同学都不在学校,人手紧缺,所以我自己带着几个同学去把物资搬了回来,晚上带着大家一起在1127发物资。外院的外联部长还很惊讶,问我们院的外联部长说,‘哇,你们主席怎么亲自来啦!’这个时候作为学生会主席是要冲在第一线的,因为这就是需要你带领大家克服困难并履行责任的时刻。”说到这里,她的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光辉。

 

“我有一个小想法”

Part four

做很酷的事情,有很酷的想法,跟很酷的人一起”,这是常卓对未来开展学生会工作的大致思路。

“对学生会来说,活动的质量是第一位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很酷的事情。”具体体现在活动上就是活动的形式要更丰富,更精致。比如每年10月24号的程序员节,最初只有给新生发福利这一项内容,但今年的程序员节除了福利之外还有线上代码情书,线上解谜,以及肥宅三项赛,“做出一批经典的活动,这是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

 

但活动好不好,受不受欢迎,还是要由信科的同学们决定。

 

“所以我们特别想听到学生会之外的同学有什么需求,比如之前我们了解到,好多高年级学生都觉得缺乏社交的机会,所以我们办了一场信科和北外英语学院的联谊舞会。这应该是北大第一场针对老生的舞会,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说到这里,她的眼角眉梢带了几分笑意。

 

“所以我们会做更多的调查,搜集同学们的需求和想法。”

“爱护学生会的小朋友们”

 

团队建设当然也不可或缺。作为主席,除了考虑活动的受益者外,常卓还要考虑活动的组织者们的工作压力,心理状态,成就感等等。

 

“因为我第一年总通宵,所以我现在觉得,只要通过对活动合理地规划,细分能够避免让小朋友们熬夜,那么我一定会这么做来减轻他们的负担。我觉得这是我特别看重的一个事情,”她说,“时间就是生命,毫无理由地空耗他们的时间,这是很不应该的。”②

 

 此处化用名句,出自鲁迅《且介亭杂文集》,“时间就是性命,无端的空耗别人的时间,其实是无异于谋财害命的”,突出表现了常老板与守夜人,古老东方的独醒者,打碎镣铐之人,控诉者,民族性的解放者,新国民之导师周树人先生光辉思想的不谋而合。

 

“开心地忙,忙得开心”

Part five

“信科学生会的气氛。”

当问到信科学生会的哪一点最吸引她时,常卓这样回答。

可能因为学科特点的缘故,程序员眼中的世界是扁平的,人和人之间只有协作关系,并无金字塔般森严的高下之分,所以在信科学生会中,大可不必为“七号到底开不开会”这种问题惶惶不可终日。你可以求学生会主席在活动庆功会上弹《卡农》,也可以在被工作累坏之后撒娇打滚卖萌求福利。

 

“大家留在学生会这个组织,只是因为这里有想做的事和想见的朋友。”

 

“做学工的人不会孤独。”

 

另外,学生会可以给人一种归属感,“做学工的人不会孤独。”当你与一群人一起沟通,交流,协作时,你们自然地就熟悉起来。

 

“一起吃过工作餐,一起干活累到死去活来,一起在活动现场通过宵,革命友谊的小船就已经造好了”,以及做学工的过程中还可以认识许多其他院系的优秀同学,见识到不同专业的思维模式和做事风格,“外在充实,内在充盈,这就是做学工的福利吧”,说到这里,常卓神采奕奕。

 

最后当我们问她对学生会这一年的工作有什么期待时,常老板笑了笑说,

 

“开心地忙,忙得开心。”

 

 

文字:侯太格

 

采访:侯太格,李琦玥

 

共青团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委员会